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小乐的天空

  大可小乐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一个鸟人的思考   

2007-08-27 14:29:05|  分类: 滑翔学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tompara
 
飞了9年,也有四、五百小时了吧,看到当前飞伞队伍越来越壮大,心里高兴;但是也越来越担心。飞的时间越长,越来越觉得未知的因素太多,越来越觉得飞伞太危险了。一直在反复思考,终于忍不住浮出水面;将一些想法和认识和大家探讨探讨,欢迎拍砖。
——为什么去飞?现在我总觉得飞伞从教学方面(我是一个教练)就存在问题。所谓师者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传道应该是首位的,也就是说,首先应该教授飞伞的理念,让学员树立正确的飞行理念和飞伞应该遵循的“道”,这样才能从主观方面保证更加健康和谐安全的飞行。也就是说,首先要解决为什么去飞的问题。为什么去飞?我想,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实现飞行的梦想去飞,寻找飞的感觉,寻求自由,……说到底,是娱乐,是寻求快乐。那么我们就要从这个出发点起飞,去寻找快乐吧。我们不是运动员,你想飞的更快?克劳琛说:去飞三角翼吧。你想更刺激?去极限跳伞吧。别老是盯着那些2-3、3类的伞,他飞他的,你飞你的,记住,你追求的是快乐,不是前面的那个3类伞。
——怎样去飞?知道为什么去飞,怎样去飞的问题就简单多了。我认为,要飞你自己的空间,飞你自己的范围,以你自己的能力去飞,以你自己的知识去飞。熟悉的场地、熟悉的空域、熟悉的气象条件、熟悉的器材、以自己能力范围去控伞,这样你会有一个非常舒适、惬意地飞行,偶尔,你可以到自己能力的边缘去转一下,最好要在有教练的情况下,逐渐扩大自己的能力范围。但是,记住,你的能力范围越大,你周围的未知因素就越多,你的危险就越大。在陌生的场地、陌生的条件下去飞更危险,但是,如果你的能力对这些有认知、能够正确判断,就能够降低危险,但是千万不要太自信,因为未知的因素太多。有一次,我在越野途中,高度低了,我想利用一个断崖的动力气流,按常规判断,面朝风向的整齐断崖应该不会有问题,但是当我靠近时,却出现1/3多的折翼,干预恢复后颠簸冲出,我宁愿迫降也不原再折回了,因为我离断崖顶的高度仅有10余米,而且这气流强却并不上升,我还是到地上再分析原因吧。还有一次,也是在越野途中,一个山坳上面的小范围热气流,切入时折翼1/3,干预恢复,再一圈过来,还是折1/3,再干预恢复。第3圈还折,算了吧,这样的气流不用也好,溜之大吉;因为有高度,所以我敢3次切入气流3次折翼,如果离地面近,我早就跑了。飞行中未知的因素太多,所以我越飞越害怕,什么时候害怕?离地面越近时越害怕。在高空遇到情况你可以处理,甚至可以犯错误,最后还有副伞,也就是说你还有机会;可是在低空,你只有求佛祖观音上帝了;记得前一段时间看到sunny Wang的低空折翼降落视频,好害怕;sunny Wang是幸运的,可是周宏光教练运气就差了那么一点点。我说的都是高手吧。还是在预定的降落场按进场路线稳稳降落吧。
——什么伞是安全的?总有人在说1类伞安全,告级别的伞不安全等等,其实我觉得没有什么伞是安全的,也没有什么伞不安全。我觉得你能够控制的伞就是相对安全的伞。低级别的伞好处就是速度慢、出现状况能够自主恢复等等。比如说出现折翼情况,低级别的伞进入螺旋速度慢,甚至不会进入螺旋就能马上自动恢复。而高级别的伞情况就相反,而且需要人为干预,如果干预不当甚至情况更糟;但是,如果你有能力控制和干预,二者区别就不大了。再比如,还是上面的例子,如果在离地面10几米的地方,遇到同样的情况,区别也不大。有人说低级别的伞抗风性好,不容易折翼,我对这一点有点怀疑;我觉得高级别的伞速度快,内压大,通过乱流的时间短,如果再加上飞行员的提前干预操控,一样有良好的抗风性能。我上面说的意思是你能够控制的伞才是一个好伞、相对安全的伞,现在1类伞速度、性能都比前几年的2类要好。
——怎样才算飞得好?活佛飞得好,他是世界第一,比赛拿奖金的,别和他比。周宏光飞得好,中国排名第一,别和他比。你上面的那个2-3飞得好,你不知道他已经飞了10年了,还摔断过腿,别和他比。周永利飞得好,他是博士,好几国蚯蚓都看得懂,别和他比。你看那个做接地螺旋的人飞得好?呵呵,明年你就见不到他了。什么人飞得好?你看到那个到起飞场傻呵呵的看一个小时不动伞包的人了吗?对,就是那个人,你去问他3-4米的豪华风他还在等什么?
关于怎样才算飞的好,我没有答案。但我觉得一次稳定、安全、舒适的飞行,一次能够满足你的飞行欲望的飞行就是好的飞行。很多老鸟天不好不飞、风大不飞、风小也不飞,毛病特多,为什么?各人有各人的答案,有些问题是需要用时间来说明的。
——关于飞伞的事故率。前几个月,我在一个论坛上看过关于飞伞事故率的讨论,好像得出结论滑翔伞的事故率和交通事故差不多;几年以前也看过美国的事故率统计,很详细,包括起飞、飞行、降落等各阶段和各个级别之间的事故率数据。我想,研究这个很有必要,能够帮助我们分析容易出事故的环节,并且多加注意。
但我在这里不是讨论事故率大小和分布情况,只想说说我的认识。有人想,滑翔伞的事故率是千分之几甚至万分之几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机率很小。我却不这样想,每次飞行我都会时刻小心;如果你买彩票,万分之几的机率不会降临,可是如果你飞伞,呵呵,恭喜你,这种机率发生的可能性就会相当大,飞过几年伞的人谁没有遇到过意外啊。——要想到会发生,而不是不会发生,不要存在侥幸心理。

 

驭风而行 回复:
       这样深度思考的文章不是很多见,所以每一篇我都会当口香糖一样反复嚼。
    这几天闭门不出,一直在琢磨以后还要不要再飞。 能假装深沉地和老鸟一起思考如此高深的问题,不禁有点沾沾自喜:莫非我也接近老鸟的境界啦?
    伞圈在不断地壮大,新出壳的鸟总是比挂伞的鸟多很多,这无疑是所有鸟人希望看到的事情,即使自己不再飞了,仍希望伞圈能生生不息、欣欣向荣。
    之所以能有闲暇闭门数日,并思考“以后飞不飞”的严肃问题,是因为上个星期天我“又”受伤了。。。
    就是我在《滑翔中国》里吹过的大同火山群之狼窝山,那个45度坡、可飞八面风、可随处降落的傻瓜场地,起飞场风速5米,前面一位伞友飞走了,没事,我起飞后右转,想盘动力气流,结果一秒的强上升之后,1/2折翼(据目击者描述),好在山坡不陡,坠落高度也就七八米,坠落接地后发生一系列复杂的拖拽, 牵住一根刹车绳猛收(事后我很佩服自己处理得这么正确),仍拖了十多米远,从起伞到完全静止也就十来秒钟的事情。头盔和眼镜散落在别处,定下神来逐一测试身体的主要部件,暗自庆幸只有左脚腕扭伤,似乎并未骨折,其它地方则连皮都没破一点, 我向来都是带护具的,我知道这是它们的功劳。
    后果倒不严重,今天已明显消肿,看样子再过一星期就可行走自如了。
    但这件事吓到我了:合适的场地、合适的气象、正确的操作,仍会有意外,那么还有什么是完全可靠的?如果运气差一点是不是就要骨折?如果发生骨折这样严重的事故我肯定不会再去飞了,至少我不想让家人为我过多地担心,但现在正好没骨折,以后我还飞么?还飞么?一年中我已经两次受伤了,上一次也没有骨折,只是手腕错位,所以我还在飞。我不知道我的口袋里还有多少运气,这两次轻伤莫非就是上帝对我的警告?莫非真要等到骨折了才收手?
    我不甘心挂伞,我的新ZULU才飞了十几个起落,总共留空才五六个小时,我才刚刚尝到飞行的乐趣,就象蜜月中的新郎,欲罢不能。 可是这种乐趣的成本如果太高,以至于要用危险来换,我得想想,再想想。。。。。
    我想我折衷一下,这样处理这事:
    1、少飞,飞的次数越少当然危险就越少,每年飞个十来八次、过几把瘾就知足,总比终生歇菜强得多;
    2、只飞好场地,比如林州;
    3、只飞好季节,比如六月、九月;
    4、只出溜,最多试着盘一盘平原气流,我出过三四回状况,都是因为山,我怕山。
    路过看贴的朋友,我只说说我的想法,希望不要影响到你,你尽可以飞高、飞远、飞久、飞好,我喜欢欣赏别人飞;即使你是高手,也不要笑我,“鸿鹄安知燕雀之志哉!”象那位迁徙到深圳的候鸟说的“我只做一只掠地飞行的麻雀”,不行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